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5

前文:01  02  03  04


学院里又出大事了。

之所以是又,实在是因为这家学院经常出大事,人们习以为常。不过这次的大事稍微新颖别致些,甚至可说是首创了——兵学课程的罗碧老师,闯到同事姚明月老师的办公室里,二话不说把姚明月老师打到脾脏破裂住院。

还好只是轻度脾脏破裂。

亏得史艳文留了个心眼,让三个儿子这段时间多盯着点叔父,当时第一个冲到罗碧行凶现场的是史存孝,拼着被罗碧一拳打肿了脸,也要死死抱住罗碧,绝不让他对躺在地下的姚明月再下狠脚,史仗义和史精忠随后赶到,立马送姚明月去医院。

这一来,姚明月肯定得住院疗养,罗碧...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4

前文:01  02  03


头雪那天晚上无心在雪地里痛哭,着了凉,回家路上,尽管有史仗义暖炉似的胸膛煨着,到底还是发烧了。

当时无心说想去伯父家,史仗义也没多想,就带她回自己家,家里爹娘兄弟四个人都在等他们,桌上铜火锅冒着热气,史艳文见无心脸色不好,立刻就打电话给罗碧,意外的电话没人接,刘萱姑体贴地给无心刷了一碗姜汤先喝下去,无心稍微好点,沉默地吃了小半碗肉菜,最后全吐了。

一家人慌了,赶紧送无心去医院,路上史艳文是真生气了,一边斥责史仗义没照顾好妹妹,一边不间断地打罗碧电话。

下雪天,医院病人太多了。明晃晃的急诊室门口长凳上,无心窝在伯母怀...

【欲未/梦虯孙】洞庭秋

“你,愿意离开海境吗?”

梦虯孙没有想到,未珊瑚专程来访,提的会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

简单得,令他发笑。


洞庭湖畔岳阳楼,秋水长天。

大江西来,无尽横波过巴陵,中原这些年安享太平,荆湘一带更是人烟鼎盛,倒也不输给繁华富丽的烟雨江南。

那年未珊瑚说动了梦虯孙,两人离开海境,往苗疆游历了一年有余,继而折道向南,买舟沿江而下,最后抵达了未珊瑚所择定的安身立命之地。

梦虯孙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他不知道未珊瑚来此的理由,可他也不想知道。

这一住,就是岁月悠悠,不知今夕何夕,堪堪闲散度日——除了最初造房子的时候,未珊瑚出钱,梦虯孙出力,着实辛苦了几个月之外。

未珊瑚因为是戴罪之身逃离的...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3

我们已经提过了,在军训阶段由于二十个男生全体受到了罗碧老师无微不至的关照,导致后来兵学课程报名的时候,罗碧老师麾下齐齐整整全是女生,万红丛中没有一点绿,男生们纷纷逃命似的逃向了御兵韬老师和姚明月老师的怀抱——尤以美艳绝伦的姚明月老师麾下人才济济。

天恒君本来也喜滋滋地跟随大部队奔向姚老师,奈何此人天生欠揍,一天不挨揍他就皮痒,大家排队等着抽学号的时候,他非要死皮赖脸凑到女生堆里围观,还笑嘻嘻地嘀咕了一句:“罗碧老师这组还抽什么学号啊?忆无心肯定是NO.1啊!”

这话一出,女生们都自然而然地看向忆无心,大家虽然对狗一样的天恒君十分不屑,可是,人糙理不糙啊!以后上课考试抢学分的时候,难说罗碧老...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2

现在我们来认识一下两个班八个宿舍的人员组成。

婆婆班:

101 史仗义,风逍遥,剑无极,梦虯孙

102 史精忠,砚寒清,苍越孤鸣,史存孝

201 凤蝶,忆无心,误芭蕉,郁飞渊

202 叉猡,常欣,万朔夜,七巧

策君班:

103 岳飞溟,花昊辰,百里潇湘,酆都月

104 上官鸿信,北冥觞,玄狐,修儒

203 天恒君,风间始,神田京一,昔苍白

204 榕桂菲,龙盈曦,鲁玉,雨音霜


看出点什么没?身为辅导员,婆婆管着新生宿舍左半边,策君管着新生宿舍右半边,本来是挺清楚的,可是细想想,这种安排实在也是太随便...

[冥医/默霓]后遗症

默苍离不是生来就有擦镜的怪癖,策天凤更没有。

离开羽国已经有段日子了。

深林静夜,本该万物俱息的时刻,冥医自噩梦中惊醒,他喘着粗气,拍了拍心口,裹着毡子坐起来。转眼一看,山洞中篝火还旺,倒不怎么冷,只是那个人半夜不睡,不知又跑到哪个山岗上去作孤魂野鬼。

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好不容易能歇一宿,冥医实在疲倦不堪,却莫可奈何地将温暖的毡子一推,懒懒起身,走出山洞。

再怎么咒怨,他不能放任那个人得病。

明月高照的山头,清清冷冷一片光影,冥医看到那袭墨绿色的衣衫,在悬崖峭壁之上随风扬起。他所站立的山洞外是个小小的翼状凸出的平台,距离山顶不过数丈,但往下望去,是极陡的山壁,深不见底的渊谷。

他抬...

[中苗群像多CP]良缘(下)

苍越孤鸣走在幽暗的花园。

正气山庄的花园其实不大,说得难听点,就是个花圃,四周倒是有许多好看的山石,模拟自然而成的山川,颇为可观,隐约可见主人心中的丘壑。

苍越孤鸣且走且赏,醉意朦胧间,反而感到从未有过的舒适自得。

忽然他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停步了,远处回廊下,有两个他非常熟悉的人影正相依偎,月色花影,良人一对,怎好去打扰?

千雪王叔和金池姑娘,你们终于,在一起了啊。

苍越孤鸣心念微动,早已感慨万千。这几年他多次邀请七巧移居王宫,好替他那萍踪浪迹的王叔照料这孩子,无奈七巧粘着姚金池不放,而姚金池却怎么也不愿再回到苗疆,为此苍越孤鸣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不足为外人道的是,其实他非常渴望王宫里多...

[中苗群像多CP]良缘(上)

情有四德,相知,相伴,守望,成全//江湖传言,苍心,空巧,千池,俏蝶,凑齐四大冷西皮,即可去还珠楼领盒饭//文太长只能分开发//剑蝶银霜史萱官配地位不变,另有主观解读竞池苍榕苍霜恨心情感关系//此文乃“未珊瑚冷宫相思综合症”发病的产物。

===

剑蝶大婚的那日,正气山庄闹了个天翻地覆,许是九界太久没有喜事的缘故——乌泱的宴席从西大院摆到东练武场外,也不知道有几千桌。

俏如来光是拟名单写请柬,就花了小半个月的时间,忙得头昏眼花,好不容易备妥了几大摞请柬,厚重地交付给银燕,以为自己终于能喘口气了,没想到这只是麻烦的开始。

先是梦虯孙跑来抢银燕的工作,上蹿下跳嚷着自己才是新郎最铁的兄弟,风逍...

[苍心]念

凤蝶把汤勺往银碗里一扔,没精打采地叹了口气。

一如往常躺在榻上的温皇,悠然地放下手里的古书:“凤蝶,最近还珠楼人口暴增,让你烦躁了吗?”

凤蝶摇摇头,端起了那碗汤,送到温皇手里:“我是担忧无心。”

“她伤的是眼睛,又不是心。”

“今早我又看到她流眼泪了,她知我来,立刻装作没事一样。”

凤蝶念叨着,忽然发现温皇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同,那眼神让她觉得,仿佛主人一瞬间老了二十岁。

“凤蝶啊凤蝶,你知道你刚才很像一个人么?”

“哦?我猜不到,你直说吧。”

温皇低头半晌,忽地笑了笑:“忆无心的金池阿姨啊。”

凤蝶一愣。

“主人只管取笑凤蝶,过几天那名天地不容客来了,看到无心容颜憔悴,到时...

[金光/相妃]娉婷

没有珊瑚的第N个新剧日,想她……

本篇算是《婴儿》的番外1,另有婷妃私设出没,写的时候无法抑制满脑子海境版金枝欲孽的幻想,如果有下一篇番外的话大概是婷妃和异儿的母子篇,会有人想看吗?

===

山洞爆破,烟硝弥漫间,年轻的鳞王率众奔了进来,高贵威仪的服饰上落满了灰,沉稳仁厚的脸庞上却挂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本王险些以为……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也许是激动过度,堂堂王者险些坠下泪来,好容易稳住了表情,一手紧握未珊瑚的手掌,一手重重拍在欲星移的肩上,久久不放。

这场令人痛彻心扉的三王之乱,终于落下了染血的帷幕。

欲星移轻咳一声,表面妙语连珠,实则心不在焉地安慰着鳞...

1 / 3

© 云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