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7

前言防雷:

1、史仗义/忆无心双线叙事。

2、BG关系混乱慎入

3、男人戏多,但无BL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很久以前,有个脾气暴躁的全国散打冠军,大名罗碧。

罗碧曾经效力于武术教育领域大名鼎鼎的苗疆集团,因为名气大实力强,有阵子风头威望几乎要盖过了孤鸣家族的掌权人,颢穹孤鸣。

颢穹孤鸣是什么人?心胸不太宽,手段不太软,但是智商情商双双在线。

尽管颢穹孤鸣已经开始忌惮罗碧,但表面上还是亲亲热热地把他当做自家人笼络,该升职加薪的时候绝不含糊,后来干脆亲自张罗,在苗疆集团内部给他找了个花容月貌的对象。

罗碧这个人,做什么事都讲究个爽快,男女之事上也不啰嗦,没约会几次就求婚了,女人娶回家里,也算恩爱了一阵子,没想到这老婆心比天高,渐渐地开始嫌弃罗碧不求上进,一天到晚只知道打拳翻跟头,而罗碧也腻烦了这个碎嘴的老婆,夫妻俩床头打架床尾和,床尾和了床头继续打,天长日久,换了谁都吃不消。

不知道从哪一回开始,罗碧发觉自己的头顶有点绿,老实说,罗碧在某些方面观念不算保守,他警告老婆,从前怎样都算了,以后你当心点。如果是一般的女人,丈夫这般宽容大度,那还不赶紧回头是岸?可惜这个女人不一般。

忍无可忍的罗碧决定同老婆分居,之所以不离婚,纯是因为两人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不管怎么说,他不愿意自己的女儿从小没有妈妈。不过很快罗碧就发现自己多虑了,打从分居那天起,老婆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女儿,这和离婚有什么两样?

分居的夫妻俩,每天还是得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虽然楼层不同,电梯里难免遇到,有一回,直接撞见老婆跟个小白脸调情,罗碧反常地没有选择一拳打死小白脸,而是彻底装作没看见。

打从那一回起,罗碧的老婆更疯了,不仅睡了更多的男人,事业上更是高歌猛进,一路过关斩将升到同罗碧平起平坐的位置,关于这对夫妻的八卦也在整个苗疆集团广泛地流传开来。

颢穹孤鸣的重用,给了这个女人足够的底气,凡事总要跟罗碧唱反调,搅得集团内部乌烟瘴气,罗碧的处境越来越微妙,同颢穹孤鸣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那阵子,多亏了颢穹的亲弟弟千雪孤鸣这个缓冲垫,罗碧与颢穹才没有公开撕破脸。

千雪孤鸣虽然是颢穹的亲兄弟,但他跟罗碧的友情也是铁打的,好几次为了维护罗碧,把颢穹气得暴跳如雷。

就这样,罗碧在人际困境里越陷越深,为了有人照顾女儿,他还把小姨子接到家里来了。

这当中又是一个曲折的故事,小姨子年方二十二,名校中文系毕业,找了好几份工作都不甚如意,一开始她与姐姐的关系还好,通过颢穹孤鸣的本家关系,辗转去到文化名人竞日孤鸣的工作室当助理,也是天生的冤孽,千雪孤鸣那阵子恰好被颢穹“逐出”集团,送到竞日孤鸣手底下学习佛经。

小姨子爱上了浪荡不羁的千雪孤鸣,而竞日孤鸣又对小姨子有点意思,三个人兜兜转转,闹出不少情海风波,直到有一天,竞日孤鸣公开向小姨子求婚,小姨子拒绝了,第二天,千雪孤鸣买了张机票远赴非洲。

这一来三个人都挺尴尬,最受伤的还是小姨子本人,虽然千雪孤鸣写给小姨子的信里面直说自己离开的原因,是无法面对苗疆集团内部的权力争斗,但是感情上的困扰,不言自明。

小姨子原本是住在工作室提供的员工宿舍里,这一来也住不下去了,急急忙忙地在外面到处找房子,被罗碧撞见,罗碧也没多想,直接开口留人。不过小姨子可没罗碧那样神经粗大,姐姐不在,跟姐夫住在一个屋檐下,这算怎么回事?因此小姨子当场拒绝了罗碧的一半提议,剩下一半她倒是接受了,那就是全职帮罗碧带孩子。

小两年的时间里,罗碧的女儿被寄养在小姨子的出租房里。

从此,有了小姨子全力以赴地照顾孩子,罗碧轻松多了,业绩直线飙升,力压包括他老婆在内的一众竞争对手的气焰,苗疆集团内部的势力平衡再次被打破,换句话说,颢穹又得开始睡不好觉了,无形当中罗碧超高的声望美誉不消说,每每想到他手握苗疆集团的两位数股份,颢穹就要疑心卧榻之侧有人酣睡。

而罗碧的老婆,主动去妹妹家里看望女儿的次数屈指可数,后来连女儿带妹子一概不要了,全心全意地致力于斗罗碧。

约莫两年后,千雪孤鸣突然回国,并且带回了年轻美貌的妻子和玉雪可爱女儿,颢穹在集团直属的大酒店里给弟弟补办了一个盛大的婚礼。

也许这中间还有一些小插曲,我是说,也许。

总之没过几天,罗碧就跟他小姨子正式同居了。没过几年,罗碧涉嫌重大贪污腐败案,被苗疆集团扫地出门并宣告破产,境况一度潦倒,千雪孤鸣虽然急得跳脚,但颢穹更狠,耍手段直接冻结了亲弟弟名下的大部分资产,逼得千雪孤鸣差点为罗碧卖房子。

最后,幸亏神通广大的竞日孤鸣出手,又是帮打官司,又是帮介绍工作,逐渐把罗碧一家从泥潭里拉出来。

至于罗碧的老婆,终归也逃不了兔死狗烹的结局,很快被颢穹清理出苗疆集团的权力核心,仅仅保留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股份,勉强算是个小股东吧。

故事,其实就是这样,并不算太复杂,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路遇史艳文、兄弟认亲,那倒是一个足够拍成长篇电视剧的复杂故事。


温皇喝了一口茶,他的故事讲完了,一桌子美酒佳肴却只动了几筷子。

这不怪史仗义胃口不好,而是故事太好听,把他给听住了,他歪头想想,啧啧叹道:“老师,学生有一事不明。”

温皇笑了,就知道这小子头脑不坏。

史仗义问:“那桩大案,肯定跟我那搅屎棍一样的婶娘有关系,这个您不说我也猜得到,不过,想想您同我叔父是什么关系,整个故事里居然没有您一席之地,这不可能吧?”

温皇又摇起了扇子,史仗义一见他摇扇子就知道没戏了,果然温皇不冷不热地回答道:“还珠楼同苗疆集团是彼此重要的生意伙伴,小子知否?”

知否,知否,知你个头。史仗义腹诽道,不过没关系,温皇特意把他留下,显然不是只为了讲故事。

温皇不疾不徐,举筷夹了一颗奶油樱桃,放进口中细品。说真的,整桌菜品里就数这道奶油樱桃最恶心了,史仗义对温皇老师的口味感到绝望,不过看着人家嚼得香甜,他才发现自己其实很饿。

史仗义撸起袖子,正要开吃,冷不丁温皇放下筷子,来了一句爆炸性的情报:“颢穹突然查出绝症,怕是挨不了几年了。这件事他讳莫如深,知道的人,不多。”

啊?

史仗义扔下筷子,脸上神色变幻,就觉得事情有趣极了:“这事……跟我婶娘认女儿有关系?”

孺子可教。

温皇露出一种难得的欣赏晚辈的慈爱表情:“苗疆集团经过这些年颢穹的整改,从头整成了一个家族企业,而颢穹唯一的儿子苍狼,至今,还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

没有交过女朋友。

唯一的儿子苍狼。

家族企业。

哇啊,原来如此。

史仗义深深地吁出一口气,本以为有什么惊天阴谋,却没想到又是这档子破事,看来从古至今,太阳底下真是没有新鲜事。

他感慨万千,忍不住学他大哥咬文嚼字起来:“少主临朝,外戚干政。”

温皇不置可否。

史仗义摸摸自己的脸,狐疑地看着温皇:“老师,你是不是没打算把这事告诉我叔父?”

温皇不置可否。

史仗义心底一凉,什么朋友啊,塑料兄弟情!忽一转念,如果这事成了,那对叔父可是大大的好处哇。

小孩子眼皮一跳,心思就全被大人看透。

温皇又摇起了他心爱的扇子:“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不是我们这外姓人要操心的,回去写作业吧。”

等等,我这还没吃呢,史仗义急了,但温皇毕竟是温皇,随手拂过桌面,也不知摁了哪处的机关,顿时桌面轰地下降,再次升上来的时候,温润平滑的大理石案面上只剩了一副茶具。

史仗义悻悻然地起身,温皇微笑示意好走不送,他看着史仗义那张少年意气的俊脸,心底升起一股淡淡的愉悦。

“为什么选中我?”

不是我爹,不是我哥,不是我弟?


“除了你,史家一门究义的正直,一门讲情的傻人,这件事还能讲给谁听?”温皇淡淡挥手,转过身去,不再多说了。

我去。

老师你这样不好吧,把我排除在外?

史仗义不屑地笑笑,临走时还翻了温皇一个白眼。

评论 ( 10 )
热度 ( 18 )

© 云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