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转】天之下37章三弦问答 这一波爆料我是服气的

料多无口

只想说谢孤八你这个罪恶满身的男人……


【转】武侠天之下豆瓣小组(好像官方想把豆瓣当做讨论区来用?挺好的以后终于有个地方可以围观别人讨论了就是不知道干货内容多不多)


Q:想问大天使有没有真正收到过刀片?如果有,请问是什么感受?
A:真有,但我知道是戏迷的玩笑。所以没有很在意啦!

Q:如果谢孤白跟沈玉倾都不坚持要救朱大夫,小八是不是真的会选择杀朱大夫联合唐二小姐这条路?
A:我想他可能反而会以保住朱门殇当作第一选项吧。因为这样子的沈玉倾在他心中的评价会下降。说不定反不如朱门殇珍贵了。

Q:为形势所迫必须娶老婆,小八会选唐惊才还是唐绝艳?
A:唐绝艳,妥妥的。

Q:小八跟明不详,一定要比...

天之下……今天份的三弦问答简直是八卦大放送



试着翻(脑)译(洞)一下我眼中看到的重点:

1、青城太子妃必须能打。性格要么娇俏活泼要么贤淑文静,总得占一头。极大可能是政治联姻。我的结论:沈玉倾母子俩是照着沈小妹的标准展望媳妇儿的。

2、李掌门给自己取道号玄燹,霸气野心兼具,女boss路线预订。

3、杨衍正在某个大门派学武并且过得挺好!

4、沈小妹理想型“稳重、聪明、不无聊”,这根本也是照着哥哥的标准来啊?

5、李景风去了崆峒大概率遇到明不详。

6、沈玉倾打不过唐二小姐,小八打不过沈玉倾。“同龄年轻人”当中目前除了明不详谁都打不过沈未辰。

7、翠环用人任事确有一点点重女轻男。


【天之下】阳春(吕长风x明不详)

  腊月时,少室山下了一场大雪。


  头雪的那夜明不详失踪,正业堂的弟子冒雪来正见堂找,众人合计一番,忽然有人说仿佛看见明不详晚膳时分往后山去了,不敢肯定。


  觉见住持早把明不详当成宝贝,岂能不急?众弟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也都积极地寺里寺外乱寻一阵,只没人上后山去找,毕竟天色愈暗,风狂雪重,不是闹着玩的。


  只有卜龟,二话不说,转身一头扎进了后山的风雪当中。正见堂的师兄弟们拼命去拉他回来,都被推开或撂翻在地。


  吕长风冒着雪,亲自追赶卜龟半里多地,他揪住卜龟的一只胳膊,顶着狂风喊道:“卜师弟!回去!”卜龟低吼一声,回头一掌扫来,吕长风不愿在雪地里同他动手,手下一松,...

【天之下】凡所有相(杨衍x明不详)

天之下同人。人物严重OOC纯脑洞系列,毫无剧情依据瞎掰。请做好心理准备再往下看↓

===


盛衰荣辱,周而复始,乃是变化万端的世间唯一不变铁律。


这就像,那原本早已销声匿迹的武当下属小派,短短十年间竟会突然崛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口吞灭了九大家之一的——华山。


明不详亲自押解严家满门老小回到仙霞总部的那天晚上,教主把自己关在圣殿里,不令任何人进出,也没有降下任何处置战俘的决定。



星夜无光。


保定城外,还驻扎着来自关外女真部落的悍卒,他们正等着仙霞教履行当初的割地约定;而保定城内,来自武当的使者团也在焦虑地等候接见,等一场足以改变整个天下大势的谈判。...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7

前言防雷:

1、史仗义/忆无心双线叙事。

2、BG关系混乱慎入

3、男人戏多,但无BL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很久以前,有个脾气暴躁的全国散打冠军,大名罗碧。

罗碧曾经效力于武术教育领域大名鼎鼎的苗疆集团,因为名气大实力强,有阵子风头威望几乎要盖过了孤鸣家族的掌权人,颢穹孤鸣。

颢穹孤鸣是什么人?心胸不太宽,手段不太软,但是智商情商双双在线。

尽管颢穹孤鸣已经开始忌惮罗碧,但表面上还是亲亲热热地把他当做自家人笼络,该升职加薪的时候绝不含糊...

[欲星移/未珊瑚]世纪婚礼

在欲星移回归以后,又过了很多很多年。

经过长久的改革,北冥封宇治下的朝堂局势早已焕然一新,所谓上行下效,民间风气之开化,一天天趋向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教育、户籍、赋税这些关系到底层人民切身利益的领域,新政主张层出不穷,有识之士无论在朝在野,总有合宜的渠道抒发自己的主张,社会安定,民户殷实,虽还远远达不到九界未分的上古圣王时代那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小小地比肩一把中原盛朝时期的臻荣盛世,那也不再是个狂妄的梦想了。

独有一隅,情况特异。

男婚女嫁,这个最古老而神圣的领域,至今仍在顽强地大扯改革后腿,举凡新政施行以来各方节节败退的保守势力,最终都退守在这个领域里。

婚嫁二字,看似...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6

前文:01  02  03  04  05


病房里。

姚明月阖眼养神中。无心坐在病床边,沉默地给姚明月削苹果——那一篮子水果是史存孝在楼下买的,就是先前买棒棒糖那家——削着削,无心突然意识到,明月老师脸上伤得这么重,怕是咬不动苹果了吧?

她有点尴尬地停止了削苹果的动作,冷不丁姚明月笑了一声,原来根本没睡着。

“笨丫头,篮子里不是有猕猴桃么,剥一个来。”她嘲笑似的说话,似乎很嫌弃的,“事到如今,我真是有些后悔了,没曾想罗碧会把你养得这么天真,这么傻。”

无心默默放下苹果,拿了个猕猴桃剥开,听见这么说,更...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5

前文:01  02  03  04


学院里又出大事了。

之所以是又,实在是因为这家学院经常出大事,人们习以为常。不过这次的大事稍微新颖别致些,甚至可说是首创了——兵学课程的罗碧老师,闯到同事姚明月老师的办公室里,二话不说把姚明月老师打到脾脏破裂住院。

还好只是轻度脾脏破裂。

亏得史艳文留了个心眼,让三个儿子这段时间多盯着点叔父,当时第一个冲到罗碧行凶现场的是史存孝,拼着被罗碧一拳打肿了脸,也要死死抱住罗碧,绝不让他对躺在地下的姚明月再下狠脚,史仗义和史精忠随后赶到,立马送姚明月去医院。

这一来,姚明月肯定得住院疗养,罗碧...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4

前文:01  02  03


头雪那天晚上无心在雪地里痛哭,着了凉,回家路上,尽管有史仗义暖炉似的胸膛煨着,到底还是发烧了。

当时无心说想去伯父家,史仗义也没多想,就带她回自己家,家里爹娘兄弟四个人都在等他们,桌上铜火锅冒着热气,史艳文见无心脸色不好,立刻就打电话给罗碧,意外的电话没人接,刘萱姑体贴地给无心刷了一碗姜汤先喝下去,无心稍微好点,沉默地吃了小半碗肉菜,最后全吐了。

一家人慌了,赶紧送无心去医院,路上史艳文是真生气了,一边斥责史仗义没照顾好妹妹,一边不间断地打罗碧电话。

下雪天,医院病人太多了。明晃晃的急诊室门口长凳上,无心窝在伯母怀...

【欲未/梦虯孙】洞庭秋

“你,愿意离开海境吗?”

梦虯孙没有想到,未珊瑚专程来访,提的会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

简单得,令他发笑。


洞庭湖畔岳阳楼,秋水长天。

大江西来,无尽横波过巴陵,中原这些年安享太平,荆湘一带更是人烟鼎盛,倒也不输给繁华富丽的烟雨江南。

那年未珊瑚说动了梦虯孙,两人离开海境,往苗疆游历了一年有余,继而折道向南,买舟沿江而下,最后抵达了未珊瑚所择定的安身立命之地。

梦虯孙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他不知道未珊瑚来此的理由,可他也不想知道。

这一住,就是岁月悠悠,不知今夕何夕,堪堪闲散度日——除了最初造房子的时候,未珊瑚出钱,梦虯孙出力,着实辛苦了几个月之外。

未珊瑚因为是戴罪之身逃离的...

1 / 4

© 云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