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7

前言防雷:

1、史仗义/忆无心双线叙事。

2、BG关系混乱慎入

3、男人戏多,但无BL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很久以前,有个脾气暴躁的全国散打冠军,大名罗碧。

罗碧曾经效力于武术教育领域大名鼎鼎的苗疆集团,因为名气大实力强,有阵子风头威望几乎要盖过了孤鸣家族的掌权人,颢穹孤鸣。

颢穹孤鸣是什么人?心胸不太宽,手段不太软,但是智商情商双双在线。

尽管颢穹孤鸣已经开始忌惮罗碧,但表面上还是亲亲热热地把他当做自家人笼络,该升职加薪的时候绝不含糊...

[欲星移/未珊瑚]世纪婚礼

在欲星移回归以后,又过了很多很多年。

经过长久的改革,北冥封宇治下的朝堂局势早已焕然一新,所谓上行下效,民间风气之开化,一天天趋向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教育、户籍、赋税这些关系到底层人民切身利益的领域,新政主张层出不穷,有识之士无论在朝在野,总有合宜的渠道抒发自己的主张,社会安定,民户殷实,虽还远远达不到九界未分的上古圣王时代那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程度,小小地比肩一把中原盛朝时期的臻荣盛世,那也不再是个狂妄的梦想了。

独有一隅,情况特异。

男婚女嫁,这个最古老而神圣的领域,至今仍在顽强地大扯改革后腿,举凡新政施行以来各方节节败退的保守势力,最终都退守在这个领域里。

婚嫁二字,看似...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6

前文:01  02  03  04  05


病房里。

姚明月阖眼养神中。无心坐在病床边,沉默地给姚明月削苹果——那一篮子水果是史存孝在楼下买的,就是先前买棒棒糖那家——削着削,无心突然意识到,明月老师脸上伤得这么重,怕是咬不动苹果了吧?

她有点尴尬地停止了削苹果的动作,冷不丁姚明月笑了一声,原来根本没睡着。

“笨丫头,篮子里不是有猕猴桃么,剥一个来。”她嘲笑似的说话,似乎很嫌弃的,“事到如今,我真是有些后悔了,没曾想罗碧会把你养得这么天真,这么傻。”

无心默默放下苹果,拿了个猕猴桃剥开,听见这么说,更...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5

前文:01  02  03  04


学院里又出大事了。

之所以是又,实在是因为这家学院经常出大事,人们习以为常。不过这次的大事稍微新颖别致些,甚至可说是首创了——兵学课程的罗碧老师,闯到同事姚明月老师的办公室里,二话不说把姚明月老师打到脾脏破裂住院。

还好只是轻度脾脏破裂。

亏得史艳文留了个心眼,让三个儿子这段时间多盯着点叔父,当时第一个冲到罗碧行凶现场的是史存孝,拼着被罗碧一拳打肿了脸,也要死死抱住罗碧,绝不让他对躺在地下的姚明月再下狠脚,史仗义和史精忠随后赶到,立马送姚明月去医院。

这一来,姚明月肯定得住院疗养,罗碧...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4

前文:01  02  03


头雪那天晚上无心在雪地里痛哭,着了凉,回家路上,尽管有史仗义暖炉似的胸膛煨着,到底还是发烧了。

当时无心说想去伯父家,史仗义也没多想,就带她回自己家,家里爹娘兄弟四个人都在等他们,桌上铜火锅冒着热气,史艳文见无心脸色不好,立刻就打电话给罗碧,意外的电话没人接,刘萱姑体贴地给无心刷了一碗姜汤先喝下去,无心稍微好点,沉默地吃了小半碗肉菜,最后全吐了。

一家人慌了,赶紧送无心去医院,路上史艳文是真生气了,一边斥责史仗义没照顾好妹妹,一边不间断地打罗碧电话。

下雪天,医院病人太多了。明晃晃的急诊室门口长凳上,无心窝在伯母怀...

【欲未/梦虯孙】洞庭秋

“你,愿意离开海境吗?”

梦虯孙没有想到,未珊瑚专程来访,提的会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

简单得,令他发笑。


洞庭湖畔岳阳楼,秋水长天。

大江西来,无尽横波过巴陵,中原这些年安享太平,荆湘一带更是人烟鼎盛,倒也不输给繁华富丽的烟雨江南。

那年未珊瑚说动了梦虯孙,两人离开海境,往苗疆游历了一年有余,继而折道向南,买舟沿江而下,最后抵达了未珊瑚所择定的安身立命之地。

梦虯孙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他不知道未珊瑚来此的理由,可他也不想知道。

这一住,就是岁月悠悠,不知今夕何夕,堪堪闲散度日——除了最初造房子的时候,未珊瑚出钱,梦虯孙出力,着实辛苦了几个月之外。

未珊瑚因为是戴罪之身逃离的...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3

我们已经提过了,在军训阶段由于二十个男生全体受到了罗碧老师无微不至的关照,导致后来兵学课程报名的时候,罗碧老师麾下齐齐整整全是女生,万红丛中没有一点绿,男生们纷纷逃命似的逃向了御兵韬老师和姚明月老师的怀抱——尤以美艳绝伦的姚明月老师麾下人才济济。

天恒君本来也喜滋滋地跟随大部队奔向姚老师,奈何此人天生欠揍,一天不挨揍他就皮痒,大家排队等着抽学号的时候,他非要死皮赖脸凑到女生堆里围观,还笑嘻嘻地嘀咕了一句:“罗碧老师这组还抽什么学号啊?忆无心肯定是NO.1啊!”

这话一出,女生们都自然而然地看向忆无心,大家虽然对狗一样的天恒君十分不屑,可是,人糙理不糙啊!以后上课考试抢学分的时候,难说罗碧老...

[全员]金光政治学院02

现在我们来认识一下两个班八个宿舍的人员组成。

婆婆班:

101 史仗义,风逍遥,剑无极,梦虯孙

102 史精忠,砚寒清,苍越孤鸣,史存孝

201 凤蝶,忆无心,误芭蕉,郁飞渊

202 叉猡,常欣,万朔夜,七巧

策君班:

103 岳飞溟,花昊辰,百里潇湘,酆都月

104 上官鸿信,北冥觞,玄狐,修儒

203 天恒君,风间始,神田京一,昔苍白

204 榕桂菲,龙盈曦,鲁玉,雨音霜


看出点什么没?身为辅导员,婆婆管着新生宿舍左半边,策君管着新生宿舍右半边,本来是挺清楚的,可是细想想,这种安排实在也是太随便...

[冥医/默霓]后遗症

默苍离不是生来就有擦镜的怪癖,策天凤更没有。

离开羽国已经有段日子了。

深林静夜,本该万物俱息的时刻,冥医自噩梦中惊醒,他喘着粗气,拍了拍心口,裹着毡子坐起来。转眼一看,山洞中篝火还旺,倒不怎么冷,只是那个人半夜不睡,不知又跑到哪个山岗上去作孤魂野鬼。

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好不容易能歇一宿,冥医实在疲倦不堪,却莫可奈何地将温暖的毡子一推,懒懒起身,走出山洞。

再怎么咒怨,他不能放任那个人得病。

明月高照的山头,清清冷冷一片光影,冥医看到那袭墨绿色的衣衫,在悬崖峭壁之上随风扬起。他所站立的山洞外是个小小的翼状凸出的平台,距离山顶不过数丈,但往下望去,是极陡的山壁,深不见底的渊谷。

他抬...

[中苗群像多CP]良缘(下)

苍越孤鸣走在幽暗的花园。

正气山庄的花园其实不大,说得难听点,就是个花圃,四周倒是有许多好看的山石,模拟自然而成的山川,颇为可观,隐约可见主人心中的丘壑。

苍越孤鸣且走且赏,醉意朦胧间,反而感到从未有过的舒适自得。

忽然他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停步了,远处回廊下,有两个他非常熟悉的人影正相依偎,月色花影,良人一对,怎好去打扰?

千雪王叔和金池姑娘,你们终于,在一起了啊。

苍越孤鸣心念微动,早已感慨万千。这几年他多次邀请七巧移居王宫,好替他那萍踪浪迹的王叔照料这孩子,无奈七巧粘着姚金池不放,而姚金池却怎么也不愿再回到苗疆,为此苍越孤鸣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不足为外人道的是,其实他非常渴望王宫里多...

1 / 4

© 云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