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冥医/默霓]后遗症

默苍离不是生来就有擦镜的怪癖,策天凤更没有。

离开羽国已经有段日子了。

深林静夜,本该万物俱息的时刻,冥医自噩梦中惊醒,他喘着粗气,拍了拍心口,裹着毡子坐起来。转眼一看,山洞中篝火还旺,倒不怎么冷,只是那个人半夜不睡,不知又跑到哪个山岗上去作孤魂野鬼。

赶了三天三夜的路,好不容易能歇一宿,冥医实在疲倦不堪,却莫可奈何地将温暖的毡子一推,懒懒起身,走出山洞。

再怎么咒怨,他不能放任那个人得病。

明月高照的山头,清清冷冷一片光影,冥医看到那袭墨绿色的衣衫,在悬崖峭壁之上随风扬起。他所站立的山洞外是个小小的翼状凸出的平台,距离山顶不过数丈,但往下望去,是极陡的山壁,深不见底的渊谷。

他抬...

[中苗群像多CP]良缘(下)

苍越孤鸣走在幽暗的花园。

正气山庄的花园其实不大,说得难听点,就是个花圃,四周倒是有许多好看的山石,模拟自然而成的山川,颇为可观,隐约可见主人心中的丘壑。

苍越孤鸣且走且赏,醉意朦胧间,反而感到从未有过的舒适自得。

忽然他在一块大石头后面停步了,远处回廊下,有两个他非常熟悉的人影正相依偎,月色花影,良人一对,怎好去打扰?

千雪王叔和金池姑娘,你们终于,在一起了啊。

苍越孤鸣心念微动,早已感慨万千。这几年他多次邀请七巧移居王宫,好替他那萍踪浪迹的王叔照料这孩子,无奈七巧粘着姚金池不放,而姚金池却怎么也不愿再回到苗疆,为此苍越孤鸣心里总是空落落的,不足为外人道的是,其实他非常渴望王宫里多...

[中苗群像多CP]良缘(上)

情有四德,相知,相伴,守望,成全//江湖传言,苍心,空巧,千池,俏蝶,凑齐四大冷西皮,即可去还珠楼领盒饭//文太长只能分开发//剑蝶银霜史萱官配地位不变,另有主观解读竞池苍榕苍霜恨心情感关系//此文乃“未珊瑚冷宫相思综合症”发病的产物。

===

剑蝶大婚的那日,正气山庄闹了个天翻地覆,许是九界太久没有喜事的缘故——乌泱的宴席从西大院摆到东练武场外,也不知道有几千桌。

俏如来光是拟名单写请柬,就花了小半个月的时间,忙得头昏眼花,好不容易备妥了几大摞请柬,厚重地交付给银燕,以为自己终于能喘口气了,没想到这只是麻烦的开始。

先是梦虯孙跑来抢银燕的工作,上蹿下跳嚷着自己才是新郎最铁的兄弟,风逍...

[苍心]念

凤蝶把汤勺往银碗里一扔,没精打采地叹了口气。

一如往常躺在榻上的温皇,悠然地放下手里的古书:“凤蝶,最近还珠楼人口暴增,让你烦躁了吗?”

凤蝶摇摇头,端起了那碗汤,送到温皇手里:“我是担忧无心。”

“她伤的是眼睛,又不是心。”

“今早我又看到她流眼泪了,她知我来,立刻装作没事一样。”

凤蝶念叨着,忽然发现温皇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同,那眼神让她觉得,仿佛主人一瞬间老了二十岁。

“凤蝶啊凤蝶,你知道你刚才很像一个人么?”

“哦?我猜不到,你直说吧。”

温皇低头半晌,忽地笑了笑:“忆无心的金池阿姨啊。”

凤蝶一愣。

“主人只管取笑凤蝶,过几天那名天地不容客来了,看到无心容颜憔悴,到时...

[金光/相妃]娉婷

没有珊瑚的第N个新剧日,想她……

本篇算是《婴儿》的番外1,另有婷妃私设出没,写的时候无法抑制满脑子海境版金枝欲孽的幻想,如果有下一篇番外的话大概是婷妃和异儿的母子篇,会有人想看吗?

===

山洞爆破,烟硝弥漫间,年轻的鳞王率众奔了进来,高贵威仪的服饰上落满了灰,沉稳仁厚的脸庞上却挂着如释重负的笑容。

“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本王险些以为……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也许是激动过度,堂堂王者险些坠下泪来,好容易稳住了表情,一手紧握未珊瑚的手掌,一手重重拍在欲星移的肩上,久久不放。

这场令人痛彻心扉的三王之乱,终于落下了染血的帷幕。

欲星移轻咳一声,表面妙语连珠,实则心不在焉地安慰着鳞...

[金光/相妃]婴儿

说好的发糖,甜到可以把之前所有的刀都融化,鉴于小异儿实在太可爱,也许会有续篇。

===

事情怎会演变至此?

漆黑幽暗的山洞内,顺着岩壁滴落的水珠,一声声打入人心,鳞王的贵妃——未珊瑚——怀中正抱着一个婴儿,背靠着冰凉湿冷的钟乳石,目光呆滞地凝望着这个什么也没有的黑暗空间。

她低头,借着微光打量怀中的小婴儿,出生还未满一日的小东西,体魄却甚为强健,即使身处险地,仍是酣睡不已,双颊热乎乎、软绵绵,小手小脚自觉地缩在襁褓中,好似也知道襁褓外的世界,冰冷乏味。

未珊瑚抬起头,目光冷冷地投向那个自顾自缩身于三尺开外的敌人。

整个事件的发展变化说来并不复杂,但其中种种阴错阳差,却不免令未珊瑚有...

[金光]平生未展眉(欲星移X未珊瑚,伪海境往事,伪群像)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778195/

同人MV,主CP相妃。纪念那段云遮雾绕的过往,以及那些活在台词中的贵乱。演员名单参见图一。

PS 贝璇玑的备选有四个,纠结了很久,后无封、白璇玑、缯翚翟、弱叶,最终还是选了同名的美人,还有更好的选择吗?提出来!合适的话考虑搞一发王后相妃!


[金光/海境往事/砚寒清中心]我不做师尊那样的鱼12

误芭蕉的眼睛,有一种娇媚的魔力,每当她流露出哪怕一丝受伤的情绪,砚寒清都会难以招架,多半是立刻缴械投降——哪怕只是在心里头暗自妥协。

但这一回,他自认实在做不到了。

砚寒清推开门,眼睁睁看见寒舍里挤满了十几个锦服华衣的公子哥,而误芭蕉,他的表妹,正像个女主人般殷勤接待贵客们,美酒佳肴,宝鼎香炉,雕花的书案,这些与他居家风格毫不相衬的东西,这会儿正如天外飞来的横祸,闹心无比地堵在砚寒清的眼底。

不用问,他什么都明白。

误芭蕉见表哥回家了,开心地站起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轻轻挽住他的胳膊,笑道:“表哥,你可算回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众公子皆起身含笑望着砚寒清,态度亲切,砚寒清木然地回...

[王后相妃]《也许你没真正爱过》

贝璇玑逝世后,很长一段时间,北冥封宇都在恍惚中挨着日子。

三月春,草长莺飞。

北冥封宇做了个梦,梦醒时分,帘外雨潺潺。

身旁的女人拥着锦衾,睡得安详,他凝视着这张端庄秀雅的脸庞,沉静平和,睡时和醒时几乎没有区别。

是她的优点,却也是不足。

作为君王,北冥封宇一直都很清醒,即使是痛失挚爱的那几天,他也没有荒废过政务,前朝如此,后宫同理,他还是会定期临幸妃嫔,只是潜意识中总不喜艳色,反倒是一向素净的未珊瑚比较让他舒心,侍寝的次数就比其他人多了一些。

许久,帘外雨声渐歇,天光微亮。

未珊瑚睁开眼,见北冥封宇正看着自己发呆。

“王又梦见王后了?”

“嗯。”

“王愿意说说你们的故事吗...

1 / 3

© 云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