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金光]平生未展眉(欲星移X未珊瑚,伪海境往事,伪群像)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778195/

同人MV,主CP相妃。纪念那段云遮雾绕的过往,以及那些活在台词中的贵乱。演员名单参见图一。

PS 贝璇玑的备选有四个,纠结了很久,后无封、白璇玑、缯翚翟、弱叶,最终还是选了同名的美人,还有更好的选择吗?提出来!合适的话考虑搞一发王后相妃!


[金光/海境往事/砚寒清中心]我不做师尊那样的鱼12

误芭蕉的眼睛,有一种娇媚的魔力,每当她流露出哪怕一丝受伤的情绪,砚寒清都会难以招架,多半是立刻缴械投降——哪怕只是在心里头暗自妥协。

但这一回,他自认实在做不到了。

砚寒清推开门,眼睁睁看见寒舍里挤满了十几个锦服华衣的公子哥,而误芭蕉,他的表妹,正像个女主人般殷勤接待贵客们,美酒佳肴,宝鼎香炉,雕花的书案,这些与他居家风格毫不相衬的东西,这会儿正如天外飞来的横祸,闹心无比地堵在砚寒清的眼底。

不用问,他什么都明白。

误芭蕉见表哥回家了,开心地站起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轻轻挽住他的胳膊,笑道:“表哥,你可算回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众公子皆起身含笑望着砚寒清,态度亲切,砚寒清木然地回...

[王后相妃]《也许你没真正爱过》

贝璇玑逝世后,很长一段时间,北冥封宇都在恍惚中挨着日子。

三月春,草长莺飞。

北冥封宇做了个梦,梦醒时分,帘外雨潺潺。

身旁的女人拥着锦衾,睡得安详,他凝视着这张端庄秀雅的脸庞,沉静平和,睡时和醒时几乎没有区别。

是她的优点,却也是不足。

作为君王,北冥封宇一直都很清醒,即使是痛失挚爱的那几天,他也没有荒废过政务,前朝如此,后宫同理,他还是会定期临幸妃嫔,只是潜意识中总不喜艳色,反倒是一向素净的未珊瑚比较让他舒心,侍寝的次数就比其他人多了一些。

许久,帘外雨声渐歇,天光微亮。

未珊瑚睁开眼,见北冥封宇正看着自己发呆。

“王又梦见王后了?”

“嗯。”

“王愿意说说你们的故事吗...

[霹雳/雅少x解语]情寄云天

大概是雅少拖棺回上天界一百年后的日常,霹雳出坑多年,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半新不旧的御天五龙……高开低走餐具组合。

===

上天界最迷人的盛事,莫过于双日泪星。


“终于……又迎来了这一天。”

笑剑钝独自站在古老的龙鳞树下,一手持银壶,一手持玉杯,自斟自饮。

他的确来得稍嫌早了一些,大哥二哥四弟五弟,怕都还在从各自领地赶来赴会的路上。

寰宇崖的风,一年到头都是狂烈的,这是诗意天城最高的所在,象征的正是御天龙族的骄傲与权威。

羽氅的宽袖与下摆都在大风里高扬,笑剑钝缓缓闭上双眼,感受着这份遗世独立的冷冽沉静,不需要多余的心情。

侧耳倾听流动的天籁,但觉灵台一片澄明,如清江之耀映明月...

[金光/海境往事/砚寒清中心]我不做师尊那样的鱼11

两人一骑,率千军万马奔驰。 

战火连天,遍野白骨。 

他执辔当先,引领万军所向,她挥剑在后,抵御八方流矢。 

沿着八千里古道飞驰,万里河山尽收眼底,披着刺目的血光,再不见往日锦绣。 

她心情复杂,微倾上身,紧贴他的后背,用彼此的体温抵御天地间升腾而起的无边寒意。 

咬着牙,冷着血,闯过一道道城门,闯过冲天的硝烟,闯过无数怒斥与咒骂。 

正前方,在烟尘渐渐散去的尽头,隐约可见金碧辉煌的王城肃穆耸立于天际。 

旷古绝今的胜利,近在咫尺。 

“怕么?”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

[金光/海境往事/砚寒清中心]我不做师尊那样的鱼10

好想给这章加个回目《西湖醋鱼》,但是我忍住了 
=== 

太虚海境正下方的海岸线。 

广袤而寂静。 

涛声隐隐,风流云散,华服珠冠的权臣昂首肃立,双目微阖,仿佛正在全心倾听鳞族亘古以来缭绕不息的悲声泣诉。 

这是个什么世道呢? 

正当壮年的鳞王,不可谓不励精图治,各守封地的皇子们,不可谓不意气风发,比起上一代北冥皇族的胡作非为,现今真是个好到不能更好的世道啊! 

然而,高高在上的权臣,侧耳倾听风声涛涌,面上却流露出一种莫可奈何的苦笑神情。 

脚步声,轻而稳,正是砚寒清来到。 

表妹的话,令他...

[金光/俏如来/狼主/砚寒清]夜语栖风林

前言:来吧,闲聊标题三人的情感世界,cp倾向千池,俏蝶,俏伶,写了半天发现原来在我心中最欣赏的金光感情戏塑造,其实一个双箭头都没有,酸爽 

=== 

为了感谢俏如来与狼主这段日子以来对自己的关照,砚寒清在自家寒舍外小竹林里摆了桌露天筵席,菜品算不得丰富,胜在精细,富有海境特色。 

清风徐来,狼主准点驾到。 

“俏如来人呢?” 

“他应该还在千岁的府上饮茶品糕点,唉,我被他牵拖做了一下午的偏门点心,差一点就来不及准备这桌菜了。” 

“哈哈哈,习惯就好,那些智者成天头脑里不知道在转什么鬼主意,不如我们清闲自在啊。” ...

[金光/海境往事/砚寒清中心]我不做师尊那样的鱼09

这日误芭蕉外出了一整天,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闪闪发亮,从头到脚洋溢着一种诡异的喜悦。

“表哥,这几天你真不该告假在家,你晓得宫里发生了什么事?”

砚寒清本来面带微笑地忙着往饭桌上摆各色菜肴,全是他为误芭蕉精心准备了一天的好菜,一样样堆盘色香味俱全,可惜误芭蕉早出晚归,放久了点。

冷不丁听到误芭蕉后半句话,一盘酱烧鹅脯肉就生生地停在半空。

“什么事?”

“静妃娘娘复位贵妃了!听说王还要赐她执掌后宫诸事。”误芭蕉挨着表哥坐下,自斟了一杯热酒,满脸写着人逢喜事精神爽,好像她真跟静妃有什么关系似的。

“你回家了?”砚寒清放下菜盘,就着误芭蕉手里的酒杯喝了一口,装作不在意地问道。

“嗯,我们...

[金光/海境往事/砚寒清中心]我不做师尊那样的鱼08

本章码完心得:某一对太甜,甜到不想写后面的刀,某一对太苦,苦到忍不住总想早点发糖,这可如何是好?此文CP砚蕉/相妃,慎入

===

08

鳞王北冥封宇背靠王座,凝神盯视着大殿上方明晃晃的夜明灯,由成百上千颗极品鲛珠组成,雄性鲛人堕泪成珠,鲛珠的质量却因人而异,一般来说,鲛人的体魄越雄健,鲛珠的成色越高——这也体现了造化弄人之处,毕竟越是强大的男子,越不容易掉泪,何况还是骄傲的鲛人一脉。

北冥封宇记得,珊瑚云鬓间总是簪着一颗异常晶莹夺目的鲛珠。

在很多年前,她还经常侍寝的时候,有一天夜里,北冥封宇醒来,发觉枕下有光,伸手一探,见是那颗品相不凡的鲛珠,才知珊瑚不仅白日戴着它,夜里也习惯了有...

1 / 2

© 云林 | Powered by LOFTER